从很多年以前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蜂蜜一直就是个好东西,更有“液体黄金和大自然中最完美的营养食品”的美誉。神农氏的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曾把三百六十五味药分成上、中、下三品,而蜂蜜就是这其中的上品药。其中《本草纲木》中也一样充分说明了其蜂蜜价质的重要性。其中《本草纲目》中提到过的一个特殊的疗法,蜂毒疗法,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采用。治疗过程很简单,只要把蜜蜂放在病患部位蜇咬一下,然后将蜜蜂取走,只将蜂刺留在皮肤上,一般3—5分钟后,蜂刺上的毒液排干净,就可以取出,治疗就结束了。只是蜂蜇后的皮肤上要留下一块红肿。蜂疗的时间短,不影响工作和生活,但需要病人的长期坚持,刺入皮肤内的蜂毒才能起到治病的作用。蜂疗的施针部位一般在病患相应的穴位上,这种结合中医针灸的蜂毒疗法不仅可以治疗关节炎、风湿、类风湿,同时对神经痛、脊椎炎、腰椎间盘突出、高血压也有着很好的疗效。

很多人把蜜蜂称为漫天飞舞的精灵,而它们带给人类的则是金黄浓稠的蜂蜜原汁。人们在享受蜂蜜的甜时,也开始越来越关心这份甜的由来,开始对养蜂人的这份承载着危险的“甜蜜生活”感到好奇。

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其中一个关于养蜂人的故事,是人们对蜂蜜最初的印象。片头中成群的蜜蜂飞过油菜花田,画面记录下养蜂人从采蜜、集蜜,再到以蜂蜜入菜,整个美味的制作过程都呈现在眼前。尤其是完成步骤以蜂蜜入菜,烧出的肉金黄软嫩,仅仅这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,就已经让人大咽口水了。

《舌尖2》第一集播出后,总导演陈晓卿曾说,关于蜂蜜的部分一共拍摄了四十多天,先是一个叫白马占堆的西藏男孩儿爬到高树上寻找蜂巢,当然这种蜂蜜才是真正的中蜂蜂蜜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土蜂,也叫百花蜜,也叫土蜂蜜。这种就和我们山里养的土蜂蜜一样,它的营养价质是在所有的蜂蜜产品中是最好的。后是四川的养蜂人谭光树夫妇,他们从四川出发,穿越秦岭,最后落脚在甘肃。他们养育着两个孩子,一个读大学,一个在工作。片中谭大哥的老婆说:“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从来没有分开过,我觉得做什么不重要,只要我们俩在一起,就是最浪漫的事情。”蜂蜜的甜是众人皆知的,而谭大哥一家的这份浪漫情怀,这份与蜂蜜密不可分的情感,更是甜到心坎里。

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的养蜂大国,也是世界上蜂蜜产品的生产大国。而这些“大国称号”的背后,正是一群无比勇敢却又默默无闻的养蜂人。如果不考虑其危险性,养蜂人的生活还是充满鸟语花香的,因为他们的工作始终徘徊于花海之间,田野之间,追逐着每一季的花期。当然这种随着花期而不停的换地方的养蜂人都是养的意蜂,关于蜂蜜的种类我在”土蜂蜜“中有介绍。

一大部分的养蜂人大概一个月会搬一次家,离开刚刚熟悉的地方,一年下来基本上就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每天都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,对他们来说,人在即家在。《舌尖2》中就有提到,我国疆域辽阔,养蜂历史悠久,拥有众多的蜜源植物,“从西藏高原到东海之滨,从茫茫戈壁到东南的三江平原,从林海雪原的兴安岭到热带雨林的天涯海角,都布满了养蜂人的足迹……”大部分的养蜂人,实际上过着像草原上游牧民族一样的生活。每到一个地方,花开遍地,要去的下一个地方,依旧是蜂舞飞扬,虽然一直围绕着蜜蜂和花朵,但更多的是年复一年走南闯北的苦楚。

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,心里、嘴里可能都熟稔蜂蜜的种种养生之道,享受着养蜂人辛勤劳动得来的蜂蜜,却始终无法亲身体会到养蜂人的艰辛,城市的灯红酒绿与养蜂人帐篷内外的风餐露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但是那些最可爱的养蜂人,他们毕生的事业就是追逐蜜蜂,献身于这份甜蜜的事业,每一次的辗转与收获,都是一次苦与乐的旅行。蜜蜂在酿蜜,养蜂人在酿造的却是属于自己的全部,纵然漂泊与艰辛,但每天的辛苦之后,但是都能闻着蜂蜜的香甜而入睡,这样的安心与自在,也算得上是最美的时光。

据说爱因斯坦曾经研究并断言,当世界的蜜蜂全部消失时,人类在四年内也将不复存在,按统计来看,当今野生的蜜蜂已经逐渐在大量地减少,但好在人工养的蜜蜂越来越多,谁让我们这么爱它们制造的蜂蜜呢?
动人的蜂蜜
喜欢蜂蜜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我想应该是喜爱自然,在味道上比较偏好食材本味的人吧,除了味道上的原因,蜂蜜的吸引力应该在于其千变万化的味道,因为蜂蜜实质上就是各种植物的精华,而蜂蜜的好坏也取决于蜜蜂采收的花朵是否足够优质,周边的环境有没有受到人为的破坏或者污染。也许正因如此,蜂蜜经常会给人一种健康的印象,而相对地喜爱蜂蜜的人也会比较阳光,不过爱蜂蜜除了是对一种单纯的味道和食材的喜爱以外,他也是属于一种生活方式,比如喜欢美容和喜欢注意养生的人都喜欢蜂蜜的。

相信以后的国人更会去关注蜂蜜及养蜂人,我这个博客的目的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蜂蜜,怎样吃蜂蜜,怎样辨别蜂蜜的真假等等。当然纯真土蜂蜜欢迎大家多提出些健议,让大家一起分享这份甜蜜。以下为我们的土蜂蜜,手机实景拍摄。

2727